分享成功

小镇童年——八零后厂矿子弟的回忆(二)

本帖已经收录在专题:
一点碎碎念:《小镇童年 一》昨晚发布后,有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转达我,希望能多放一些老厂区的照片,这样素材更丰富一些,也让人更怀念。
不过,对于我来说,确实会缺少很多这样的实景照片。
因为那时候相机是个稀罕物,一般的工人家庭是没有这样的奢侈品的。直到我上大学以后,自己从生活费里省下钱来,参加了“99元买柯达一个相机送3个胶卷”的活动后,我们家才拥有了第一部相机。
小时候的照片,都是父母的同事、朋友,机缘巧合的情况下,随手所拍。就更不要说进到厂区里去拍摄工厂实景。我在网上也搜索过涪陵麻纺厂的旧照,也得知甚少。
所以,很抱歉,我没有很多厂区的照片。
我只有从一个孩子角度去拥有的童年记忆。
食:烟火气中的一生挚爱—白马米粉
那时候的厂里,是有食堂的。但爸妈极少带我去吃食堂,都是买菜回家自己做。
住干打垒的时候,走廊上的灶里,装有鼓风机。
爸爸在灶膛里点燃火引,再拉一根线,鼓风机就呼啦啦地开始转起来,在那咕咚咕咚响的大铁锅里变着方儿给我和妈妈做好吃的。
有时候,爸爸还会用一种小小的煤油炉子,熬青菜稀饭。
煤油炉子工作的时候,空气里都飘散着一股淡淡的煤油味,但我觉得挺好闻,这种味道意味着又有好吃的啦。

80年代的煤油炉子  图片来源:网络
经常到了晚上,肚子又会觉得饿,就会央求爸爸给我拌上一碗酱油饭。
简单的白米饭热一下,倒一点酱油进去,搅拌均匀,再用一把大勺子舀着吃,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尤其香。

      酱油拌饭  图片来源:网络
有天,我们家楼下搬来了一家新邻居,邻居家里有个女儿也插班到我们班上成了同学。
没隔多久,新同学问我,有没有在家里看见一种黄色的和白色的小卡片,我说有。
新同学告诉我,黄卡片能换1支冰棍,白卡片能换2支冰棍。
我对我家抽屉里那堆貌似毫无用处的小卡片竟然能够换回冰棍儿这件事表示非常惊讶,于是从抽屉里偷偷拿了2张去试,没想到真的在卖冰棍的老太婆那里换成功了。
就这样换了两三次冰棍儿,就被妈妈发现抽屉里的小卡片数量变少了。我这个罪魁祸首,立马就现了原形。
原来,那些小卡片,是厂里食堂的饭票,黄色的面值1角,白色的面值2角。
因为我们家基本不去食堂,导致已经上了小学一年级的我,还根本不知道饭票为何物,也不知道这也是需要拿钱购买的。
经过这次教训以后,从此再也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

七八十年的饭票    图片来源:网络
后来搬家到了厂门口,厨房里已经不需要用鼓风机了。
那时候又开始流行,在一种大功率的电炉上面放炒锅,用电饭锅蒸饭。
但爸妈迟迟没教我煮饭,还是有一次他们不在家的时候,我去叫邻居来指导,我才学着用电饭锅下了一次面条。

爸爸在厂门口的家里煮饭
我爸以爱煮饭和勤快闻名全厂,现在看来,家有煮夫确实是川渝两地的一种传统特色。
他有一道拿手菜是蒸烧白,我那爱吃烧白的哥哥就喊他“许烧白”。
可惜我从小并不怎么爱吃肉,所以也一直没能领会到许烧白的精髓。
小时候没有饿过肚子,所以对美食上没有过特别的追求。
唯有,白马米粉除外。
这是一种用纯大米制作的粉类食物,吃法与面条、米线一样。
没下锅之前,米粉的颜色是白里带黄,甚至还有一点黑。下锅煮熟以后,米粉会呈现一种透明的质感,两侧会微卷。
一直到我长大后才发现,只有白马、武隆、彭水三地的米粉制作方法才极为相似,其它地方都不一样。
那时候在我心中,镇上米粉煮得最好吃的一家,是我妈工作的厂医院那条路路口,一家在桥头支起棚子的米粉店。
说是棚子,因为这家店的地基,是用木头作基础支架,悬空而建。整个店的地板也是那种烟熏火燎多年的旧木板颜色,如果稍微往朝里的厨房那头站一些,蹲下来,还能从木板的缝隙里,看到高空下面流淌的小,,,,,,臭水沟。
但,店面的简陋,并不影响每天络绎不绝来吃米粉的客流。
他家的榨菜颗粒,炒得尤其香。一碗米粉起锅,再看似漫不经心的舀上一勺金灿灿的榨菜浇头淋上,混合着汤里红彤彤的油辣子,那个香味呀,这么多年来,依然能直抵我灵魂深处。

涪陵榨菜颗粒   图片来源:网络
有次我姐从涪陵来玩,我带她去桥头吃米粉。那天资金充足,我俩一人吃了2碗米粉,肚儿吃得滚滚圆才离开,心满意足极了。
有时候我妈中午值班,给我一个饭盅叫我去帮她打一碗米粉。我先在店里吃一碗,再给我妈端一盅,路上我还要再偷吃两口。等我端到医院去,我妈开始吃的时候,我又眼巴巴地盯着她,妈妈不忍心又要再分给我吃一些。

老汉前天才去白马走人户带回来的米粉
有人问,白马米粉就真的这么好吃?
我想,和湖南人、广西人也爱嗦粉的习惯一样,这是一种从幼年起就根深蒂固的爱好,早已超越了食物本身,更多的,是我心中童年美食的扛把子。
可惜,桥头米粉馆在我小学六年级离开以后,就再也没吃到过了。
不知店主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再继续经营下去。
之后的几年,每次回到白马,我都是在灯光球场斜对面梯坎下方开的“两娘母面馆”吃上一碗米粉。
现在只要路过白马镇,只要时间来得及,我们全家都还会去六方坪桥头的老字号米粉店吃上一碗米粉。虽然,这家店是当下白马人民口碑中的个中翘楚,但离我童年记忆里的桥头米粉馆,终究还是差之甚远了。
中国人讲究“民以食为天”,“吃喝拉撒”四要素里,吃是摆在首位。
有这样一道童年吃食始终留在我的心里,此生足矣。
零食:酸梅粉一出,谁与争锋?
八零后的童年零食里,绞绞糖、豆油皮麻辣串、娃娃糕等等,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全国统一的。
这中间,还间岔出来过亨氏甜麦圈,但那已经算是奢侈品了,因为价格昂贵,偶尔才能吃一回。

绞绞糖 图片来源:网络

豆油皮麻辣串  图片来源:网络

现在的娃娃糕糖精太重,没以前好吃了。 图片来源:网络
而酸梅粉,以其亲民的价格和让人回味无穷的滋味,在零食江湖中享有绝对的统治地位。
如果没记错的话,1角钱1包?5分钱1包?是小崽崽们不用太费力就能够得到的零食。
而每一包酸梅粉里,还有一把不同款式的小勺子。
现在回想起来,决定设计不同款式酸梅粉勺子的人,绝对是个营销大师。
除了吃酸梅粉以外,谁能集到不同新款式的勺子,成了小崽崽们互相PK的一个项目。
有时候,已经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再想收集到更多的新勺子,吸引小崽崽们去反复购买。
我记得我收集到过最稀有的酸梅粉勺子,是一个孙悟空样式的,仅有1把,视若珍宝。

酸梅粉  图片来源:网络
有次,我妈的一对好朋友来我家玩,因为男士也姓刘,我也从小叫他们舅舅、舅母。
我妈先去开了门,又叫我去门口,只见舅母背着手站在门口,神神秘秘地叫我猜,她手里拿着什么,
我忘了当时随口猜了个啥,然后舅母笑眯眯地把背在手里拿着的东西举到我面前时,我当时的表情是这样的:

额的娘也!
那是100包,足足100包的酸梅粉啊
长长的好!大!几!串!!!
简直太震撼了!!!!!!
我觉得舅母比比尔盖茨还富有!虽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比尔盖茨是谁。
我欢天喜地地抱着那一堆酸梅粉,跳哦、转哦,好想马上跑到厂广播室,通过喇叭告诉全镇人民:我,许俏妞,有100包酸梅粉!!!
长大后的我们,可以轻松地买下100包、1000包甚至更多的酸梅粉了,但那种充盈的满足感,却很难再体会到。
在那个物质并不充裕的八十年代,好像快乐会更简单一点。
         (未完待续.......这个周末俺已经很勤奋了,准备休息明天要继续上班搬砖啦);)
&野马之王/许俏妞—一个爱讲故事的梦想生活家
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野马的草地”
本文由涪陵在线网友上传并发布,涪陵在线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涪陵在线立场。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网站删除!
热门评论
  • 蝴蝶蓝 LV7 路人
    2楼
    满满的回忆
    9-13 14:17   来自重庆
    1 回复
  • 瓜子花生矿泉水 LV15 宰相
    3楼
    这个确实值得回忆
    9-13 15:56   来自重庆
    1 回复
  • @过好每一天 LV12 昭仪
    4楼
    满满的回忆!!
    9-13 16:06   来自重庆
    1 回复
打开涪陵在线 APP,查看全部70条评论
你的热评
游客
发表评论
最热涪友圈
  • 流水的钱💰,膨胀的肉😂😂

    家有萌宝。

    77
  • ʚ🧸ྀིɞ“ 生活可以忙碌疲惫,但心态要简单快乐!

    ,拼了。

    77
  • 马上暖和起来了,新秒的约起呀,晚上去抓黄鳝甲鱼,白天去钓小龙虾哦 #我帅我先放张自拍#

    綦江耙耳朵

    72
  • #每天一条涪友圈#

    路边社小高

    72
  • 你的春日好运正在派送,请保持心情舒畅😀

    玉尔

    70
  • 路过,大塘路口新超市开业

    栩儿

    67
  • #每天一条涪友圈#每天路过不照一张都不行

    紫色的风兮兮

    67
  • #每天一条涪友圈#

    杨你一辈子

    53
  • #晒小区里的春色#小区“樱”你而美

    阿峻

    51
  • 没有太多的理想和抱负 ​家人平安健康我已知足

    佳伶

    51
热点推荐

安装应用

免费下载涪陵在线
这是app专享内容啦!
你可以下载app,更多精彩任你挑!
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
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
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
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